导航菜单
首页 >  两性心理

在榨干男友之后,逼他自杀:女版PUA有多可怕?

三毛说:“世上的喜剧不需要金钱就能产生,但世上的悲剧大多和金钱脱不了关系。”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可又有谁能保证就算有了金钱,就能保证幸福吗?如果遇到的是一个贪婪而又卑劣的人,只会让悲剧更加悲惨。简而言之就是通过言行打压,达到精神操控的目的。在以往案例中,大多数的受害者都是女孩子。市面上教女孩子如何分辨和规避PUA的文章视频也是数不胜数。可以说在大众的认知里,PUA就是某些渣男的专利,是他们用来控制女孩子的工具。不过随着近期一位男性在酒店烧炭自杀,“女版PUA”逐渐浮出水面。2018年底,杨朔在酒吧认识了的苏杏,两人很快确立关系。两人之间的感情是怪异的,更像是一段用微信转账强行维系的“爱情”。因为在两人的关系中,每天给苏杏转账666元成了杨朔必须信守的“承诺”,如果杨朔没有按时完成指标,就会受到“不理睬”的惩罚。据家属查询到的账单,2018年至今,杨朔共向苏杏转账超过20万元,不包括礼物花销。“我爱你的方式,不能只有转账啊。”杨朔在4月27日向苏杏诉苦。然而在苏杏的眼里他只是赚钱的工具而已。后来苏杏和其他男人有染,压倒杨朔的最后一根稻草来了。两人因为此事发声争吵从下午一直延续到晚上7点。他表露出自杀的想法。杨朔说“不要来酒店救我,我想死没人能拦住我”,苏杏回复“只是怕你死在我亲戚家开的酒店”。苏杏对杨朔说:“你和宝莉(宠物猫)一起死。”“让宝莉在你家待到明早吧。”晚上7点45分,此时的杨朔已经准备点燃木炭了。其实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自杀了。杨朔曾在去年12月短暂分手时就意图割腕、跳楼。“2020年5月21日晚9点,饶平县饶洋派出所通知杨朔的父母,杨朔在饶洋镇长城宾馆内一氧化碳中毒身亡。家属认为:杨朔遭遇了PUA苏杏在与杨朔的交往过程中存在精神控制和金钱诈骗的嫌疑,最终导致杨朔精神崩溃自杀身亡。PUA(Pick-up Artist)近年来由国外传入,泛指亲密关系中一方通过欺骗、威胁等手段对另一方进行心理控制。爱情的“力量”终归是太过强大了,强大到让人麻木,麻木得完全看不到对方所做的那些、在旁观者眼中已然属于“精神控制”的行为这类案件并不在少数:因女友非处,北大男生如何用精神操控将其折磨至死!!女孩是顶尖学府法学院的大三学生,男孩是同校政府管理学院高女孩一届的学长;女孩出生于一个商人家庭,男孩家庭地位显赫;两人在学生会的工作中感情迅速升温,最终走到一起成为校园情侣。这几乎就是甜甜的爱情小说的开场,但是在今年10月9日,女孩在学校附近的旅馆中服药自杀陷入昏迷,至今没有醒来,已经被医生宣布“脑死亡”。两人相识初期,牟林翰担任北大学生会副主席,而包丽是文艺部部长。因为包丽想继续在学生会发展,牟林翰利用自身的家庭背景积累的厚黑学优势对包丽进行了多次指导。而在她跟牟林翰谈恋爱后,一切都变了。在发现包丽不是处女后,牟林翰对其进行了长期的精神折磨直至死亡。在两人的微信聊天记录中,充满了牟林翰对包丽的恐吓、辱骂和精神控制。两人的情侣关系,完全不像普通情侣间的恋爱关系。牟林翰不断给包丽洗脑,借用处女这件事对包丽进行侮辱打击,对包丽进行精神控制。他要包丽给自己怀一个孩子,然后打掉,留下病历单。对包丽的精神控制最后变成了对包丽身体的残害,他让包丽为他切除输卵管,永久不能生育。还让包丽把切除的输卵管带回来给他。牟林翰对包丽的控制是全面的,不但控制精神,还控制包丽的金钱。包丽曾经像朋友抱怨牟林翰前后借走了自己两万元钱。最终无法忍受的包丽选择了死亡。恋爱中,再亲密的关系都是平等的。 一方的高高在上,另一方的在伏地卑微?这不是爱情,这是奴役!有些爱情,你是可以力争到底。带着勇气和决心,这样的爱情才能去到幸福彼岸。有些爱情,看到苗头不对——该放手就放手。《清静经》中关于“男女”的经文:“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弱水三千取一瓢饮,男女之间,避“浊”归“清”,避“动”归“静”,合起来就是“清静”。所以古人本就没有男尊女卑的意思,是字面书生见风就是雨,错误的理解了男女关系。相处的过程互相尊重对方,不去拿大男子主义或者大女人主义相处,就是最舒服的相爱方式之一。男女关系走到尽头,大多数都是不能将心比心,都是从一个小事情演变到不可开交,最后谁也不让着谁,谁也不理解谁的地步;看似鸡毛蒜皮最终酿成悲剧。要想男女之间相处的舒服,就要守住自己的嘴,不要上来就是一顿负能量,谁都有情绪,岂不知:“恶语伤人六月寒,甜言与我三冬暖”学会将心比心的舒服相处,每一对情侣都会心里暖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