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两性教育

女孩同意单独吃饭,就同意了跟男人上床?

伊藤诗织,作为日本首位公开反抗性侵的女性,这样描述被性侵后的感受:如果把女生比喻成一座房子,根基是性。当我的根基受到侵犯,整座房子便开始摇晃。自此,我不知道怎么如常过日子,我不再知道要怎么泡咖啡,不再知道哪个抽屉里放着我的化妆品,我只是终日坐在房间里,无所事事。我忘记了所有,我已内心空空。在伊藤诗织诉讼性侵的过程中,让她特别难受甚至于震惊的是,她发现在日本,男性几乎从没有接受过“性同意”的教育,司法诉讼中,这个界线也非常模糊。当一位女性告之警察,自己被性侵的时候,警察反问的很可能是你为什么要跟他单独吃饭或者你为什么喝酒。社会舆论同样会质疑女性,如果你跟男性单独吃饭,或者喝了酒,你怎么还有脸说自己被性侵。以下是日本公共电视台(NHK)做过的一个调查。单独用餐、饮酒、乘车、穿暴露的衣服,都代表女性“同意上床”。 把这种思维解释为“误解”,还是太温和了一点。其实这就是男权社会中,视女性为公共财产的一种惯性思维,在这种思维底下,世上没有性侵,只有挑逗、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甚至在有些男性看来,女人连“半推半就”的权利都没有,更别说拒绝了。也有网友亲身经历,去认识9年的男同学家看个喜剧电影,差点被性侵,而这位男性有女朋友。我们依据常识大胆推测一下,如果男生性侵成功,被女朋友发现,他一定会说是女生勾引她,因为“她答应与我单独看电影”。作为女孩的妈妈,看到这些言论,真的不寒而栗。我知道一定会有人告诉我,你要教育女儿,不要单独跟男生看电影、吃饭,在男生面前不要喝酒,不穿暴露的衣服,如果不打算跟男生结婚,就不要跟他牵手……不,我不想让女儿觉得男生都是恶魔;我不想她从小就对亲密关系产生恐惧;我更不想让她用自我保护的方式去做自我贬低。如果你认为需要被教育的永远是女性,无异于认同女性恒久有罪。我相信平权不是为了告诉女孩,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而是要教育男生,只有当你学会尊重女孩,你才有资格爱女孩;只有当你学会尊重母亲,你才有资格让自己的基因延续。那么,女孩所受到的保护自己的教育,只会变相给男生脱罪。正因为这种教育的缺失,我们才会在伊藤诗织被性侵后,听到指责她单独跟男性吃饭的言论;我们才会在李星星事件中,听到某媒体的“sugar daddy”的理论。在性侵事件中,人们习惯于将关注点放在次要矛盾上,忽略主要矛盾。什么是次要矛盾?女孩穿的太少、晚上出门、单独去男生家……什么是主要矛盾?无论什么情况下,只要女生说不,男生就必须把裤子穿上;当女性处于醉酒等无意识状态下,发生关系等同于性侵。在伊藤诗织被性侵的时候,她担心用日本话说“不”,会让男方误解自己是在撒娇,于是大声用英文说:“滚开,你从我身上滚开。”然而,对方依然把她的拒绝故意“理解”成了同意。所以,你还要女孩怎么办,她们想的还不够深,做的还不够多吗?还有人为自己或者为强奸犯辩解的时候,喜欢问:“你为什么不反抗?”事实上,至少60%的性侵案发生在熟人之间,他们可能是你的父辈、兄长、领导、老师等,在这种情况下,70%的女性会陷于短暂的“假死”状态,以逃避自己所面对的巨大心理冲击与身体伤害。女性在拒绝的时候,要考虑用哪种语言什么样的语气,才不至于让对方误以为自己“同意”,但问题是,如果对方有意“误解”,女孩怎么做都是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男人天生好色”,只有“男人好色的成本太低”。而文明的本质,是被管束之美,只有当每一个野蛮人都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尊重女性才会成为男性集体的纪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