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两性教育

20多岁的男人有多少人割了包皮,一半以上有么

在文章的开头,来,先看一个小故事她幽怨地说:我看片子里别人都半小时以上你怎么才三四分钟? 要不,割了吧我听朋友说,割完包皮爱爱时间会长一点写到这里鹿鹿给大家采访了几个过来人的经验男生们对比一下自己的丁丁,借鉴一下01割包皮前,我删掉了所有的「小电影」——22 岁割包皮的小陈我是22岁割的包皮是和同学洗澡的时候他们说我的JJ和他们的不一样然后我上网查了一下是包茎暑假的时候去医院,我去的是人民医院花的钱少手术前还是比较紧张的(毕竟是第一次进手术室)我进去后是一个男护士给我刮的阴毛然后就躺手术台上了。
打麻药的时候特别疼,差点哭了 我是局部麻醉,除了JJ外别的地方是有感觉的手术时我微微把头抬起只见一脸慈祥医生一把剪刀从包皮口申入把包皮剪开之后手挡的我看不见了用电刀的时候我感觉JJ有一股热流抬头一看JJ冒烟了,一股烧焦味做完手术后输液,医生说千万不要勃起起初没当回事,回家只是蹲下取水站起来后JJ就流血了,当时吓坏我了赶紧就是给医生打电话,感紧来医院去了他们拆开包扎说“烈开的口子小”给包的紧了一些然后住院一晚上观察没事情,第二天输液后回家了之后一天躺床上不敢动第三天才敢下地走路不过是用手护住JJ怕JJ晃荡。
JJ勃起后如何处理我的方法是少喝水多尿尿。
手术后JJ总是自己往下流尿每天早上心惊动魄,怕伤口绷破一般三天后换药的我由于手术第一天绷破了换了药所以是第四天换药我换药的时候也不是很疼纱布并没有和血粘住我输了六天液输完液后,他们说买一盒阿莫西林 和一小瓶高锰酸钾,阿莫西林按时吃高锰酸钾用一次性水杯滴一小滴把液体变为粉红色就可以了用这一小瓶液体清洗一下JJ 就到这里吧!几天后我已经彻底好了。
02割包皮,永远不会太迟——23岁纯情女医生看到这个话题,我邪恶的笑了不禁想到那些年我(用仪器)爆过的男性患者的菊花这个后面再说,先说割包皮的事。
那一年我还是个纯情的女大学生实习到泌尿外科跟着我的带教老师给一个19岁小哥哥割包皮小哥哥躺上手术台,很紧张不停的说“不会出什么意外吧”“多久能恢复功能”这可是我的命根子我一辈子的幸福就交给你们了!老师半戏谑半安抚道“今天手术有美女陪着你看你多幸福啊,还紧张啊?”小哥哥答“就是因为有美女才更紧张!”局麻的时候我扶着小哥哥冰冰凉的丁丁给他打麻药可以想见他此时的内心,也一定是透心凉。
打完麻药3,5分钟后老师要求我弹一下他的丁丁看看是不是已经失去感觉我。




勉强弹了几下手感一言难尽。
失去对自己命根控制的小哥哥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不停从手术床上翘起来视察我们对他的命根子都做了些什么刚开始我们都能理解,这是一个少男的紧张次数多了我就火了,不就割个包皮么你说你紧张个什么劲,还不信任我们怎么地(此处我原用扶着丁丁的手按住了小哥哥的头,但是这违反了术中无菌操作,唉,请原谅当年刚实习的我年少无知。
不过我扶住的是消过毒的非术区的丁丁,对小哥哥的头没有造成什么伤害~我当时暴脾气上来了,一心要让他尝尝额头与丁丁间接接触的滋味!)中间麻药还失效了一会,补打了一次麻药小哥哥全程心碎蛋冰凉,哈哈哈哈。
这。
是。
爆。
菊。
的。
分。
割。
线。


你们应该知道有一种影像学检查叫做钡灌肠,就是从肛门插跟管子然后往里打空气打钡剂。
当我开始爆别人菊的时候我已经是北医的一名小硕士了也算是经历了一些风雨了,爆起来相当老练被我爆的有小哥哥也有大叔他们在我面前脱裤子总是有些紧张、扭捏而我一直都是用一种过尽千帆的语气鼓励他们说“赶快脱!”脱完躺在检查床上要把臀部对着我方便我插管进去,他们也总是很放不开肛门括约肌都紧的很你说这样我怎么给你做检查于是我老道的用手拍拍他们的屁股说“来,放松啊放松。
”通常我拍他们屁股的时候他们的括约肌会稍稍放松一点这时我就趁其不备将那根罪恶的管插进去哈哈哈哈。
其实插完问他们疼不疼都说不疼,毕竟,管比较细。
往里打气打药的时候,患者常有排便感就是憋不住,很想往外喷这个时候,他们都有很努力的憋着毕竟在我一个小姑娘面前喷了总是很尴尬的善解人意的我,一直温柔的鼓励他们为了检查效果憋住!其实我内心也很害怕他们喷我一身白大褂啊!!!还好在我的从业生涯里还没发生过这种悲剧如果发生了。


我一定会哭着跑开吧,哈哈哈哈哈03割包皮,永远不会太迟——35 岁割包皮的阿君我因为龟头红肿瘙痒,去看男科医生让我用中药泡我每天晚上一只手端碗一只手揣着鸡儿在药汤里泡光滑亮洁的gui头都泡皱了也没用。
后来又去看泌尿外科医生他粗暴地把我的包皮撸来撸去地检查说这包皮不能留了,越早割越好。
那时候刚过完年我就约了情人节去割包皮想到这个事情,就尴尬因为是个小手术我都没资格进正经手术室做要在门诊手术室给我割了了事。
那天赶上了医学院的学生来实习狭小的手术室里挤满了女实习生我脱了裤子这群见过大世面的女学生沸腾了“咋那么小?”“还没有我的小拇指长。
”切下来的包皮蜷缩在杯子里她们说像炒透的肥肠。
”医生就更过分了,不好好割包皮他抑扬顿挫,眉飞色舞唾沫星横飞当着一群女生的面说这一圈的包皮垢是20多年的存货吧充分发酵,都结成臭豆腐块了医生都这么耿直的吗??终于做完了,我自己下床叉着腿走回去的果然不是正经手术室出来的也没头晕恶心下不了床。
刚割完包皮很无奈,尿尿都不敢用力又怕打湿伤口很长一段时间我是蹲着尿的……割包皮有了割鸡儿的感觉。
最痛的是勃起幸亏在手术前拼了老命一晚射了四次接下来的一周才没那么饥渴但夜里的勃起根本控制不住一晚上4,5次每次勃起几十分钟我就疼几十分钟要不是因为这次手术我还不知道自己睡着了能这么持久。
过了一个月,鸡儿终于恢复正常使用了就像获得了一次重生,我格外珍爱它捧在手里怕感染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事前事后必定勤洗鸡儿为了让它穿上无污染的内裤还专门买了个锅煮内裤症状比以前轻多了,但还是有反复。
最后我决定去找皮肤性病科医生第一次来这个科需要勇气。
挂号那天,我前面的兄弟是疱疹后面的大兄弟是尖锐湿疣他们互相打量几秒钟像地下工作者一样接上了头有共同经历的人很容易聊起来。
听他们聊天我能学到很多医学知识:用激光与光动力联合治疗尖锐湿疣能降低复发率电灼加外用药物治疗疱疹好的更快去兰桂坊找小姐,口也要戴套。
学到很多人文知识:罗马尼亚女孩狂野奔放泰国女孩活泼接地气,做完还陪你聊天按摩日本女孩温暖有礼睡前帮你清洗剪指甲,卖春都那么有仪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