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两性教育

警惕,“换妻”俱乐部触犯法律!

文章开始之前,请各位老司机想象一个画面:你的伴侣此时此刻正一丝不挂地在床上和别人颠鸾倒凤,而你完全知道这件事。你不仅知道,同时你自己也在和别人行鱼水之欢。你们之间达成了“开放的婚姻关系”共识:在你们婚姻的期间,彼此可以和伴侣以外的人发生关系。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能接受这样的婚姻吗?娱乐圈的才女徐静蕾曾做客过凤凰的一档节目叫《锵锵三人行》,目的是宣传当时在国外拍摄的新片。可与主持人聊着聊着却说起了 “换妻俱乐部” 的话题,结果刚聊了一半,就被旁边的编导紧急叫停,提醒他们注意“尺度”。消息经媒体报道后,引起网友热议,该消息被各大媒体疯狂转载!换妻是一个敏感话题,涉及伦理道德,在国内绝对的洪水猛兽。换妻顾名思义,就是多对情侣/夫妻,互相交换彼此的伴侣,然后进行X行为的行为。大规模有组织的换妻局,就被称之为俱换妻乐部。这让我想起了曾经在某新闻网站刷到了一条震碎三观的新闻。新闻的标题非常醒目——福清多人约玩换妻游戏!为首的90后男子结局好惨!从法院发布的案例看,2018 年 2 月初,在家无所事事的 90 后男子林某为了寻求所谓的“刺激”,在某性自拍网站内发布招募 “ 换妻性J ” 或 “ 多人群J” 参加者的帖子,同时附了自己妻子王某的裸体照片。没过多久,和林某一样追求刺激的人出现了。网友余某、小林在网上看到消息后,很快就联系上了林某,几个人一拍即合,相约在某酒店内见面。2 月 24 日,林某和妻子小王以及通过网络召集而来的网友在一家温泉酒店客房内,进行多人活动。不仅如此,林某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在活动期间还用手机拍摄活动照片留作“纪念”。第一次“换妻游戏”之后,林某惴惴不安的心平和了不少,就这样,罪恶的种子生根继而发芽,林某抛下顾虑,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距离第一次“换妻游戏”两周不到,林某又蠢蠢欲动了。2018 年 3 月 5 日,林某在同样的网站发帖招募 “ 换妻性j ” 并附上述活动照片。2018 年 6 月份,网友何某通过网站留下的联系方式,添加了林某微信。第二次换妻游戏如火如荼,两对夫妻相约在某大酒店实施活动。至此,尝到甜头的林某再也按捺不住犯罪的步伐,没隔多久又在同月通过网络邀人一起进行“换妻”活动。在酒店的某一客房内,一行人聚众淫乱,林某趁机再次使用手机拍摄淫乱活动照片。直到去年的9月10日,为首的林某以及他的小伙伴们被公安人员抓获,他们的“换妻游戏”被判定为聚众淫乱罪,才告一段落。提起“聚众淫乱罪”,不知道大家对马尧海这个名字还有没有印象。作为“聚众淫乱罪”获得实刑的第一人,马尧海组团换妻的案子曾经轰动一时。而戏谑讽刺的是,这位马尧海是南京某高校的副教授,高级知识分子。你很难想象白天教书育人的教授,夜晚竟是“换妻俱乐部”里呼风唤雨的那个人。2009年南京换妻案当事人马尧海据悉马尧海从2002年二次离婚后就一直单身,但身边却从不缺女性知己。在深受海外盛行的“换妻”风潮影响后,就通过自己组建QQ群的方式,四处联络到有意“换妻”的伴侣。2009年8月17日,南京市秦淮公安分局在一快捷酒店的房间内抓获了5名正在参与换妻活动的男男女女,随后又陆续牵扯出17人。在这二十多人里,不乏有年轻的家庭主妇,还有像马尧海这样的大学老教授。最终法院对马尧海被从重处罚,获刑3年6个月。对于这样的判罚结果,马尧海感到很气愤。他表示:“夫妻保持开放式关系是一种个人自由,每个人都有权选择生活方式,不能因为别人看不惯,就定义它为犯罪。”而且在他看来:把“换妻”比喻成美酒:“每个家庭或多或少都有这样那样的不足,婚姻就像一碗白开水,不喝也得喝,而交换游戏则像是一碗美酒,愿意喝就喝,不愿意喝就不喝。”从他的字里行间中,发现似乎这种“换妻活动”是建立在夫妻达成共识的基础上,所追求的一种开放自由。在马尧海的观念里,每个人都有自由支配自己身体的权利,只要双方都认可“换妻”,那么换妻就是可取的, 不违背道德、也不存在背叛。以至于就算马尧海约玩了多场“换妻活动”,他马被警察带走铐上镣铐时,都还不知道我国有“聚众淫乱”这个罪名。然而对于这个话题凤凰网做了一次网上调查,显示36.6%的网友表示绝对不能接受换偶行为:换妻游戏?打死我也不干!现代人工作忙、压力大可以理解,但是发泄的方式有很多种。换妻虽属个人事情,但这种个人行为也不能不顾及社会影响。——32岁的媒体工作者竟然有人拿自己的老婆去跟人家换,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不知道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这种事也做得出!简直是乱套了。——46岁的出租车司机每一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但是作为一个社会人必须对社会心存一份责任感。这是一种非常愚昧的行为,应该制止。——35岁的工程师当然,还有63.4%的网友表示接受或不表态。在记者采访中不少人认为,交换情人不是卖淫嫖娼,人家没有交易又都是自愿,这只不过是人们对另类生活的体验,是个人的私生活。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换妻”行为在挣扎在温饱线的底层民众中十分少见,顶层富豪混迹其中的故事亦不多见。反而是有一定社会地位、有稳定收入、家庭看似美满和谐的中产阶级,最常在换妻的新闻中出现。那么,当这些人频频献身于“换妻”活动中,将这种关系作为日常的情感宣泄,到底是一种社会的进步,还是一种沉沦?正如一位网友所说:“我尊重别人的选择,但自己无法接受。”但只要是国家一天没有废除“聚众淫乱”,那这些“换妻”的人们就都是在法律的边缘试探。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有些阴暗面一旦开闸,很可能覆水难收,走向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