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两性故事

为什么男人容易“自作多情”?

为什么男性经常会“自作多情”,错误地意淫女性对自己有好感?比如,如果对面的女孩冲他展露了一个善意的微笑,那么这个男人往往就会认为,这个女孩正在向自己暗示、调情,表达她对自己的爱慕与好感——他内心中会意淫地认为,“哦,她已经喜欢上了我”。
男性容易“自作多情”男性是冲动的,男性经常会错误地理解女性释放出的信号,他很容易就会错误地觉得女性对自己有性趣或是爱慕之情,而自己应该对此做出回应。
这与男性倾向于多样化、数量型择偶的倾向相吻合。
在人类漫长的进化历史中,男性繁衍后代的数目,是与跟他发生关系的女性数量相关,拥有更多交配机会的男性,无疑会让他更有可能留下更多的后代,扩散他的基因。
因此,每当需判断异性是否钟意于自己之时,男性们常常会“自作多情”:他们会错误地、偏执地认为那个对自己微笑的女人(或用臂膀触碰了自己的女人、接受了自己赠予小礼物的女人,或赠予自己礼物的女人……)一定爱上了自己。
尽管这是一种错误,可是,这种错误对男性的基因繁殖成功率则是有利的。
因为从漫长的人类进化史来看,那些错误地理解了女性的信号,并为之付出行动的男性,通常比那些迟钝的对这些信号不敏感的更具有繁殖的优势。
相比“自作多情”的失误,如果低估了女性对自己性趣,他在繁殖机会上付出的代价反而更大。
错误,反而有利试想,假如一位男性通过解读某位女性释放的一些信号,来推断这位女性对自己有无性趣,那么他的推断可能是正确的,也可能是错误的。
我们把这种“正确”或“错误”的后果——性机会的得失——分别用+0,+1,-1来表示:没有得到性机会(+0),得到一次性机会(+1),以及失去一次性机会(-1),那么如下表所示:△表 / 性机会比较表。
男性正确推断或错误推断女性对自己的性趣时,所实现的性机会之比较。
其中,≤+1是因为正确的推断不能总是做到;≥+1是因为付诸行动,可能(尽管几率小)让原本没有的性趣,被男性的积极行动给激发了;-1则是失掉了一次性机会。
第一、正确的推断只有一种,可分为两类:1)正确地否定,即认为这位女性对自己没有性趣,而她确实也对他没有性趣,结果(正确地否定)不付诸行动,于是没有得到性机会,+0;2)正确地肯定,即认为这位女性对自己有性趣,而她确实也对他有性趣,结果(正确地肯定)付诸行动,于是得到了性机会,+1。
第二、而错误的推断倾向,则有两种:1)过度地否定,即一贯倾向于认为女性对自己没有性趣,而此时她实际上对他有性趣,结果(过度地否定)没有付诸行动,失去了原本应有的性机会,-1;2)过度地肯定,即一贯倾向于认为女性对自己有性趣,而此时实际上她对自己没有性趣,结果(过度地肯定)付诸行动,没有得到原本就没有的性机会,+0。
意淫女性的性趣,具有适应性如果总是过于敏感、自作多情,在错误地回应女性的“性趣”或“爱慕之情”的时候,确实遭到了女性的拒绝和排斥。
比如:遭到嘲笑或被扇了耳光,那么顶多是原本不会发生的性机会最终没有发生,自己的损失只是暂时处于一种挫折、失望和尴尬的境地。
但是,如果女性确实释放了性趣或爱慕的信号,而男性对此却表现迟钝,缺乏应有的关注和敏感,那么他很有可能就会失去一次次宝贵的性机会,从而付出繁殖效率上的代价。
这些人所承载的“迟钝”基因,也会慢慢在自然选择中被筛除。
因为,“事在人为”——求偶是一种社会互动,男性的具体行动又会引发女性相应的性心理,即使女性本来之前没有性趣,可能也会因男性(错误判断后)的积极回应、积极追求,继而之后产生了对他的性趣——男性的冲动和对异性的性趣信号的过度敏感、过分解读,这些特质会刺激、鼓励男性更加勇敢地去追求那个他认为已向自己释放了性信号的异性,反而更有可能打开这位异性的芳心,即使她在此之前对他确实根本没有感觉。
所以,这种“错误”的理解所引发的具体行动——“有枣没枣,先打一杆子”,一定程度上,保证并且增加了男性的性机会,所以这个“错误”基因就世世代代就这么传承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