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两性故事

揭秘“换妻”圈子:“和别人上床,但我依然爱你……”

今天在某社交网站时,无意间发现了一个争议性很大的群体,“换妻”群体。
可能这与大众对婚姻的态度背道而驰,所以每当看到这两个字时,内心就非常的恶心。
换妻这种社会现象,多少是与“聚众淫乱罪”有部分重合的,说得直白些,这应该算一种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行为。
但这也制止不了部分人在婚姻中,爱玩“花样”,为了追求刺激,让更多伴侣融入其中,甚至打造了“换妻俱乐部”。
在美国,有多少对伴侣正处于这种开放式的关系中,虽然我们很难统计这个群体数据,但是从一些报道中,我们是可以看到的。
然而全美居然有超过500多个这种“换妻俱乐部”,有的俱乐部为了这场“疯狂派对”,居然包下整座大饭店,让多达4000人举行派对。
在岛国,这个群体把这种行为叫做“已婚者联谊”的活动。
在联谊会中,大家可以选择换妻的对象(第二伴侣),和他们进行拥抱、接吻,但不能更进一步。
虽然联谊会中只局限于此,但联席会结束后,会发生什么虎狼行为谁又知道呢?这些“换妻群体”对这种行为的解释是,在婚姻中没有得到该有的幸(性)福,但是也不愿意结束婚姻,所以我们就创造了这种婚外补充的方式,来提高婚姻中的新鲜感。
娱乐圈的才女徐静蕾曾做客过凤凰的一档节目叫《锵锵三人行》,目的是宣传当时在国外拍摄的新片。
可与主持人聊着聊着却说起了 “换妻俱乐部” 的话题,结果刚聊了一半,就被旁边的编导紧急叫停,提醒他们注意“尺度”。
她不仅清楚的知道巴黎有很多换妻俱乐部,而且了解在一个银行的街上(实际上就是换妻的人聚集地),换妻的人就在那条街上交换情侣,有的还就地发生关系。
老徐还说,我觉得每个地方都有这种,中国人也一样,并煞有介事地解释道你可以去那种地方不做任何事,言外之意,你可以去现场看看!并对男主持陈述的一个又一个年轻人跟老太太交欢、老头拉着手抚摸老太太银发的老夫妻换性伴儿场景“听起来感人”.....美国密歇根大学社会关系学博士Terri Conley在调查中发现,5%的美国人正处于一段“开放式关系”中,有16%的女性和31%的男性表示愿意尝试。
这个数字,还在缓慢爬升。
男男女女在“夫妻”的名义下,各自寻找新的性伴侣甚至参与“换妻”,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我们约定,要告诉对方所有细节”31岁的美国主妇Kate,已参与“换妻”活动6年。
如今,Kate会用一个词来形容夫妻关系:“十分和谐。
”在Kate心中,保持“开放式关系”并非上不了台面的丑事,她和丈夫多次光顾换妻俱乐部,结束后并未影响双方感情,反而带来了新意。
“我们还彼此约定,要与对方分享上床时的细节,这会让枯燥的夫妻生活增添许多乐趣。
”不想离婚,但又无法在配偶那里得到婚姻该有的幸福,这些人就创造了一种婚外的补充方式--已婚者联谊。
你以为只有外国这样奇葩?当然不是,人天生就是喜新厌旧的,人性这种东西,无国界之分。
只不过有些人懂得克制,而有些人克制不住。
在我国古时候就有 “易内” 现象,就是交换妻子的意思。
清代乐钧的《耳食录》记载,有甲乙两人,原是好友。
某日乙从外头回来,将甲与妻子抓奸在床,甲自知理亏,便当场表示若乙不深究,他愿意让乙睡自己的老婆。
说到把“换妻”发展成一种俱乐部活动,就不得不提到2009年发生的的“马尧海换妻案”。
当时马尧海组团换妻的案子曾曾轰动一时,引发网友热议。
而戏谑讽刺的是,这位马尧海是南京某高校的副教授,高级知识分子。
你很难想象白天教书育人的教授,夜晚竟是“换妻俱乐部”里呼风唤雨的那个人。
虽说是换偶,但当时马教授并没有配偶,他自从2002年第二次离婚后就一直单身。
他身边从不缺性伴侣,一直享受与女性同居或一夜情的生活。
2009年南京换妻案当事人马尧海原本马教授也想加入换妻俱乐部,但是他没老婆,几次尝试加入,人家都不肯带他玩。
别人不接纳,他就自己建了个QQ群,据说群里有190人。
没有老婆,他就带自己的交往对象。
可是,你可以找别人假冒老婆,别人也会。
可以想象,他们这个圈子有多乱。
2010年4月7日至8日,南京市秦淮区法院对马尧海等人“聚众淫乱”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
这22人的被告阵容,创造了1997年修订刑法13年以来,以“聚众淫乱”罪名起诉的最高纪录。
5月20日,该案在南京秦淮区法院进行了公开宣判。
他被从重处罚,获刑3年6个月。
对于这样的判罚结果,马尧海感到很气愤。
他表示:“夫妻保持开放式关系是一种个人自由,每个人都有权选择生活方式,不能因为别人看不惯,就定义它为犯罪。
”而且在他看来:把“换妻”比喻成美酒,参与换妻活动要比夫妻双方出轨或偷偷摸摸搞外遇要高尚的多。
从他的字里行间中,发现似乎这种“换妻活动”是建立在夫妻达成共识的基础上,所追求的一种开放自由。
许多人觉得,此人为人师表,却干出这种道德败坏之事,实在是罪有应得。
但也有少数人为他鸣不平,最突出的一个就是李银河。
李银河认为,换偶活动是极少数人喜爱的性活动,它是公民的权利与自由,没伤害任何人。
而且她提出,在夫妻双方知情并认同的情况下,保持这种开放式的关系是合情合理的;只有其中一方被刻意隐瞒,这种做法才是有错。
可能有些人不知道,李银河就是中国当代学者、作家王小波的夫人,一个性观念非常前卫的女人。
著名性学家李银河李银河将性行为分为三种情况:第一种,犯罪的,比如强奸;第二种,犯错的,比如红杏出墙;第三种,合理的,例如夫妻生活。
在李银河看来,换偶行为如果伴侣不知情,那就是犯错,但如果伴侣之间彼此接受,一起参与,那就是合理。
在马尧海的案子公开宣判之前,她就提议取消聚众淫乱罪。
她指出,聚众淫乱罪已严重过时。
它没有伤害任何人。
换偶活动是公民中极少数人喜爱的性活动方式。
后来凤凰网做了一次网上调查,显示36.6%的网友表示绝对不能接受换偶行为。
也就是说,有63.4%的网友表示接受或不表态。
很明显,到了今天这个自由的时代,人们的性观念越来越开放了。
也许,你身边就有类似玩“换妻”的老司机,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马薇薇曾在《奇葩说》里就此问题举过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例子:波伏娃和萨特是公认的真爱伴侣,两人没有结为夫妻,而且都有自己的情人。
这是一段开放性关系,而不是开放式婚姻。
波伏娃作为女权人物先锋,她和萨特为何不用一段婚姻去证明婚姻本身,也能开放,也能包容呢?因为它意味着“开放”和“婚姻”之间可能会有一种本质的冲突,所以不应该接受(开放式婚姻)。
如果你想爱很多人的时候,凭什么要用一段婚姻关系去保障你爱很多人的这种贪心呢?婚姻,意味着家庭、意味着稳定,也意味着你要让出部分自由,才能去享受这份温暖和安定。
性与爱完全分开,灵与肉泾渭分明的婚姻,其实并不存在。
所谓的开放式婚姻不过是骗局,“换妻”不过是实现自我放纵的幌子。
别否认,你听到“开放性关系”的时候,脑子里首先反映出来的是滥交;你听到“开放式婚姻”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出轨。
你要的不是人身自由的权利,你要的是出轨、纵欲,合理化的借口。
“换妻”,少见于挣扎于温饱线的底层民众,顶层富豪混迹其中的故事亦不多见,反而是有一定社会地位、有稳定收入、家庭看似美满和谐的中产阶级,最常在换妻的新闻中出现。
当这些人频频献身于“换妻”活动中,将这种关系作为日常的情感宣泄,到底是一种社会的进步,还是一种沉沦?正如一位网友所说:“我尊重别人的选择,但自己无法接受。
”我们也有理由相信,有些阴暗面一旦开闸,很可能覆水难收,走向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因为人性无比脆弱,也最不容挑战。